10bet

处方流转平台,网售处方药的加速器

9月6日,全国首个省级“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在甘肃全面启动,此消息一出,医药圈为之沸腾。处方信息共享的背后,处方流转平台的建设再一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甘肃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里患者可自主选择购药渠道

而一旦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及药品零售消费信息实现互联互通,处方外流奔现,又赶上网络销售药品有条件开放、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的政策春风,不难预料线上销售处方药市场将呈井喷态势。

处方共享在即

在推行医药分开、破除“以药养医”等医改大趋势下,处方外流势在必行。自2014年,商务部等发布《关于落实2014年度重点任务提升药品流通服务水平和效率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到患者可以凭借处方到药店自主购药,到2016年国办[2016]26号《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明确指出采取多种形式推进医药分开,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并且组织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及药品零售消费信息的共享试点,推动医药分开。

此后,“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在多份文件都有被提及。详见表1:

处方外流给零售端处方药带来巨大市场空间。据分析人士透露,到2020年,预测将会有八千亿的市场流入零售终端。如何确保处方来源的真实性,如何保证患者用药安全,搭建一个处方共享的平台尤其重要,特别是对新兴的医药电商来说。

不久前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出台,在给网售处方药“松绑”里也正有这些考虑——基于药品的特殊性,网售处方药要求更为严格,比如药品销售网络必须和医疗机构信息系统互联互通,要信息能共享,主要是确保处方的来源真实,保障患者的用药安全。

处方流转“露脸”

如何打通信息壁垒,实现处方共享?在探索处方共享过程中,处方流转平台开始逐步进入大家的视野。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15日,广西省梧州市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启用,接入全市20多家二级及二级以上医院和百余家药店,成为第一个落实国家处方信息共享政策的城市。

此后,全国多地区都有在尝试、探索处方信息共享模式。在政策制定上,截止2019年5月,辽宁、甘肃、四川、贵州、重庆、广西、广东、江西、海南、福建10个省市出台“互联网+医疗健康”文件明确提及推广处方流转平台。详见表2:

预想可知,推广处方流转平台将是全国多地区促进互联网+医疗发展当中的重头戏。

值得关注的是,半年前甘肃省就开启了全省处方审核流转平台的搭建工作,其中白银市第一个试点,改革效果显着,其他地市开始逐渐覆盖。几天前,也即9月6日,甘肃省宣布在全省推广这一平台,这标志着这甘肃将全面实现医疗机构处方与药品零售信息共享。

甘肃省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路杰提到,处方流转是一个新兴事物,目前还没有哪个省以省级层面来推广。甘肃省建这个处方流转平台,主要是要方便老百姓看病就医,同时斩断医药购销领域一些不合理的链条,还利于民,大幅地降低老百姓的医疗卫生服务费用。

据了解,该平台由甘肃省卫健委牵头联合专业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技术搭建方易复诊共同建设,将开展医院处方外延、智能线上审方、慢性病续方、合理用药监测、基层用药指导等工作。

医保报销加持

在门诊看病中,很多患者是因为拿药而就医。相关数据显示,全国每年70亿次普通门诊中,40亿次是续方,随着甘肃处方审核流转平台与其慢性病管理信息系统、城乡居民医保信息系统等对接,实现数据互联互通,慢病复诊患者购药会更便捷。

2017年推行医药分开时,易复诊在广西梧州市启动了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去年7月,梧州市正式启动慢性病医保统筹账户在处方共享药店直接结算,原依托于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成立的处方共享药店正式接入医保统筹账户,处方外流的一道关键闸口就此打开。“梧州模式”逐渐成熟。

处方共享药店在梧州已经进入医保统筹了,对于甘肃处方流转平台未来医保报销会如何实现呢?路杰透露,该平台与医保的对接目前还在协调,并且下一步需要对接的系统,不仅仅是电子处方流转系统如电子健康卡,还有互联网监管平台等一系列新系统,都需要和医保进行对接,这是一个整体的考虑。

此时,处方外流的渠道之一医药电商也迎来大利好。2019年8月30日,国家医保局下发《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医保发〔2019〕47号)。互联网医疗如何定价、医保如何支付都有了指导方向。行业人士纷纷表示,一旦互联网医疗定价系统完善,并纳入医保报销,将促进互联网慢病服务项目发展,更进一步促进慢病处方药的销售。

倘若很多药店加入到这个平台,药品的质量如何保障,在电子信息化下又如何确保患者个人隐私安全呢?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介绍,从药品层面来说,第一是把住入口的关,对进来的各个终端要有规范化的要求;其次是建立动态管理机制,所有入驻平台将会进行销存的对接,确保进来药品的溯源和真实性销售渠道有一套完整的管理体系;再者建立高度、有力度的惩罚机制。如平台可以做运营层面的惩罚,以及联合当地政府管理部门对出现问题的药店和终端进行严罚等。

马光磊特别提到,整个终端选择权是在老百姓这儿,是由他来选择到哪些线下门店取货,线上门店去取。他们的选择更能评判出药店的专业性、可靠性。转载自(Bioon.com)

 

返回列表